承载力,生态足迹,能值,生态赤字/盈余," /> 承载力,生态足迹,能值,生态赤字/盈余,"/> 基于能值的生态足迹方法在黑龙江和云南二省中的应用与分析

自然资源学报 ›› 2009, Vol. 24 ›› Issue (1): 73-81.doi: 10.11849/zrzyxb.2009.01.009

• 资源生态 • 上一篇    下一篇

基于能值的生态足迹方法在黑龙江和云南二省中的应用与分析

王明全1,2|王金达1|刘景双1|赵卫1,2|顾康康1,2   

  1. 1.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长春 130012;2.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 100049
  • 收稿日期:2008-03-31 修回日期:2008-06-26 出版日期:2009-01-15 发布日期:2009-01-15

Application of the emergetic ecological footprint method to Heilongjiang and Yunnan provinces and analysis

WANG Ming-quan1,2,WANG Jin-da1,LIU Jing-shuang1,ZHAO Wei1,2,GU Kang-kang1,2   

  • Received:2008-03-31 Revised:2008-06-26 Online:2009-01-15 Published:2009-01-15

摘要: 能值生态足迹(Emergetic Ecological Footprint, EEF)是利用能值理论对生态足迹方法(Ecological Footprint,EF)的一种改进形式。以黑龙江和云南为研究对象,利用EEF和EF对2004年二省生态可持续状况进行了评价。结果表明EEF与EF在评价生态系统超载程度时结果悬殊较大:黑龙江EEF结果生态系统超载353%,而EF仅超载8.8%;云南EEF结果生态盈余923%,而EF结果系统超载6.0%。在目前消费水平下,按EEF计算黑龙江和云南分别能持续承载842×104和50 802×104人,而按EF计算则分别为3 507×104和4 166×104。虽然都以土地面积为核算单位,但两种方法所量化和表达的生态承载力的内涵发生了较大变化,二者研究的系统的边界也有所不同,因而所体现出的生态意义差距明显。EEF为评价生态可持续状况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并且克服了EF的部分缺点,但是由于其自身的计算以及能值理论的特点,EEF评价结果也可能会与现实的生态可持续性状况有所偏差。

关键词: 承载力')">承载力, 生态足迹, 能值, 生态赤字/盈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