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资源学报 ›› 2009, Vol. 24 ›› Issue (2): 225-233.doi: 10.11849/zrzyxb.2009.02.006

• 资源安全 • 上一篇    下一篇

土地利用变化的社会经济驱动因子对福建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影响

姚成胜1|朱鹤健2|吕晞1|刘耀彬1   

  1. 1.南昌大学中国中部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南昌 330047;2.福建师范大学自然资源研究中心|福州 350007
  • 收稿日期:2007-12-06 修回日期:2008-04-25 出版日期:2009-02-25 发布日期:2009-02-25

Study on the impact of socio-economic driving factors of land use change on the ecosystem service values in Fujian Province

YAO Cheng-sheng1,ZHU He-jian2,LV Xi1,LIU Yao-bin1   

  • Received:2007-12-06 Revised:2008-04-25 Online:2009-02-25 Published:2009-02-25

摘要: 应用谢高地等人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系数,分析了1995~2005年福建省土地利用变化所引起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变化,并进一步分析了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和影响土地利用变化的总人口数、GDP和城市化水平三个社会经济驱动因子之间的相关性和敏感性。结果表明:①1995年以来福建省耕地、林地、草地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显著减少,而园地、建设用地、水域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明显增加,由于前者大于后者,因而导致总生态系统服务价值不断降低;②福建省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与总人口数、GDP和城市化水平之间存在明显的负相关关系,说明社会经济发展对区域生态环境具有明显的压力和负作用,社会经济发展是以牺牲一定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为代价而获得的,1995~2005年其大小平均为0.697×108元/年;③福建省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对人口增长、经济发展和城市扩展3个因素均缺乏敏感性;结合系统科学的观点,在人口-经济-生态环境组成的复合系统中,生态环境是复合系统的序参量,对系统的发展起着决定作用,生态环境保护必须予以更大的重视。相对来说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对人口增长最为敏感,其次为城市扩展,而对经济发展的敏感性最弱。11年来福建省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对总人口、GDP、城市化水平的敏感性程度分别增加了24.45倍、39.67倍和23.67倍,表明在获取相同社会经济发展份量时,逐年所付出的生态环境代价在急剧升高。

关键词: 土地利用, 生态系统服务, 价值变化, 敏感性, 福建省